【前言】

相信這裡是能讓我廢話最多的地方(扶額),百度和鮮網也不好說太多。
是說,剛補完了笨蛋的小說,心情太激動了,我完全被秀吉的萌點擊倒了──((翻滾
基本上看小說時我完全是只看秀吉的狀態,其他的情節我只是很快的略過了,大概知道說什麼就行((喂

之後看了笨蛋的四格波更是被萌得一塌糊塗(咳咳),所以就動手寫了點同人...不過結果悲劇了。(默)

第一次寫笨蛋同人不太上手,本來想寫明久和秀吉的,結果瑞希寫太多了((扶額
文中時間設定為與姬路瑞希同居中,而在C班結束戰爭後,大概是在小說9卷吧。

角色崩壞有、沒梗─OK的請→

※字數:4700
CP:微明久X秀吉向
短篇完結

 

「早安啊,明久同學!」

一早起來就看到身穿圍裙的姬路同學帶著陽光笑容跟我說早安,即使現在死了也無撼啊,雖然之前在學校遭到同班同學近乎大逃殺的對待,不過現在能如此幸福,怎樣看也划算了。

「早安啊姬路同學。」

我打過招乎便打算到洗手間洗臉的時候,突然發現有什麼不對勁,回頭一看,竟然看到姬路同學拿著菜刀!

「姬…姬路同學!你在做什麼啊!」

「做早餐啊。」姬路同學的笑容很可愛啊…不對現在不是被治癒的時候。

「姊姊呢!?」

「玲姊的話今早有工作所以出外了,說晚上才會回來,拜託我弄好早餐呢。」

「……姬路同學難得有機會不如我們到外面吃吧?」

「欵…?可是水已經煮開了……」

「…你打算煮什麼?」

「難得有機會弄早餐給明久同學,我打算作一些新嘗試!」

新嘗試…平時的毒物就已經夠可怕了,要是姬路同學還要錦上添花的話,這樣下去還真的不知會出現什麼生化武器!

要想方法令姬路同學放棄做早餐!

「這麼說來…我有一個很嚴重的煩惱呢。」

「欵?明久同學有什麼煩惱?」

嗯就看準姬路溫柔善良的性格吧。

「……我一直很煩惱保健參考書放哪裡才最安全。」

我說出什麼了啊我!!!

「……原來還有藏著的麼?」

姬路同學明明是笑著可是為什麼身後發出非常強烈的寒氣。

「不…不對!剛剛說錯了!我怎可能把那些書放在電腦的機箱裡面!」

「哦…原來是在那裡麼,看來得拿鑽子才行。」

姬路同學陰沉的說著然後離開了廚房。

再見了,我寶貴的參考書,雖然相處的時候不久,但是在一起的時光我覺得很愉快……為了保住小命這點犧牲還是需要的。趁著姬路同學離開的時間,我立刻把她原本準備好的不明材料處理掉,然後換上雞蛋、火腿、麵包等等正常的食物。

「久等了明久同學。」

像是辛苦做完了某種神聖工作回來後的姬路同學充滿光彩,相信我珍藏的書籍又被消滅得一乾二淨。不過這樣換了一個正常的早飯,而且是姬路同學親自制作的,這樣一想我的傷感下降了不少。

「既然安心了為什麼還叫老朽來?」

說著話的正是美少女木下秀吉,難得穿得一身悠閒裝的秀吉也非常可愛。

「這幾天姬路同學舉動實在太不正常了……」

當我回想到姬路同學解開內衣的扣子,我就不得不叫多一個人來,以免我突然失去理智做出可怕的事來。

「怎麼了,明久你流鼻血了哪。」

秀吉現在正站在我家的玄關,剛剛趁著姬路同學不注意打電話給秀吉的做法實在太正確了,這樣一來能多個人舒緩氣氛,而且又可以看到秀吉,真奇怪為什麼會有人覺得我是笨蛋。

「沒什麼…秀吉你進來才說吧。」

「欵?木下同學?」

姬路同學拿著咖啡杯從廚房裡出來,看到突然來了的秀吉吃了一驚。

「嗯好啊,是明久叫我來的。」

「對...有些事情想和秀吉討論一下。」

「和我說不行的嗎?」

「不…是有關戲劇的事情,大概秀吉會比較清楚一點。」

「喔,這樣啊……那麼我就不打擾你們了。」

姬路同學帶點失望的表情回到自己的房間。

(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?)

(雖然這樣很對不起姬路同學,但要是姬路同學再做些什麼的話,我真的直接到黃泉去了。)

(嗯…也是,她的料理的確很可怕。)

秀吉把我的話理解成姬路同學的料理很可怕,雖然我的本意不是這樣,不過意思上也差不多…

「姬路同學,難得有機會所以我帶了點課本過來,能請你指教一下嗎?」

秀吉叫住了姬路同學,然後從自己的袋子裡拿出物理和化學書放在桌子上。秀吉果然是個溫柔又聰明的人,這樣一來姬路同學就會高興起來了,女生解讀別人感情的能力果然特別強啊,不愧是秀吉。

「嗯,當然可以!」

說完姬路同學很高興的回了房間找參考書,既然兩人都決定了讀書,那麼我也拿點書看吧。

(說起來,明久你為什麼只找老朽?雄二和悶聲色郎呢?)

(雄二的話聯絡不上,悶聲色郎的話即使他來了也幫不上什麼吧?)

(原來如此……)

這時姬路同學抱著數本參考書在秀吉身旁坐了下來,這樣一想我真的很幸福啊,星期天竟然有兩個女生陪著複習,還是秀吉和姬路同學,而且兩人依在一起的畫面很養眼,可以的話真想用照相機把這一刻拍下來私藏……

秀吉很認真的在請教姬路同學,不知不覺被那種勤奮好學的氣氛感染了,所以我也打開物理的課本,嗯……一個負電荷在電場中受力的公式是……

不知不覺我竟然睡著了。

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,我把頭枕在物理書上,物理書還是我剛打開的狀態,我瞄了一下牆上的時鐘,嗯…我大概睡了一小時。

正當我想抬頭時,卻聽到了以下的對話。

「所以說木下同學喜歡的到底是誰?」

姬路同學帶著一點激動的語氣卻又非常微弱的聲音說著,想必是不想吵醒正在睡覺的我吧,真是溫柔的人啊……慢著,為什麼突然聊起喜歡的人的話題,在這一小時內她們到底聊了些什麼才發展到現在的話題?

「額……老朽並沒有……」

另一邊是秀吉遲疑的聲音,一向很語調非常平淡的秀吉現在聽起來非常的緊張。現在我絕對不要起來,難得聽得了有趣的話題就先裝著睡聽聽看……

「別說謊了!木下同學明顯非常緊張喔!」

「說什麼傻話呢……而且姬路同學你這樣會吵醒明久哪...」

「喔對不起……不對你別想扯開話題,今天問不到我絕對不會罷休的!」

「為什麼那麼斷定我有喜歡的人呢……」

「上次召喚獸會說真心話的時候,說到喜歡的人時木下同學不是也把召喚獸扔到垃圾箱麼?」

「所以那次老朽只是手滑……」

「……是這樣麼?」

「嗯,無疑地。」

「那麼就沒辦法了……」

「為什麼姬路同學那麼緊張我喜歡誰呢?」

「因為……因為我有一點點感覺到…木下同學是我的情敵…」

欵?秀吉是姬路同學的情敵?可是姬路同學不是喜歡雄二嗎?那麼說……秀吉也喜歡雄二嗎!?

「不行!!」

「「欵!?明久(同學)你什麼時候醒來的!」」

「秀吉你不可以喜歡雄二啊!」

「你在說什麼啊明久……為什麼突然會出現雄二的名字。」

「對啊明久同學,我們不是在聊板本同學喔,是不是作夢了?」

看來兩人還想瞞著我呢,沒錯,女孩子之間的秘間還是有些不想男生知道的,這些事我也很明白,好吧,我只好裝著不知道吧。

「總之無論如何,秀吉也不可以喜歡雄二啊。」

另外的兩人面面相覷。

接下來的時間我拿了電玩出來,幸好我平時也有購入一些女孩子玩的遊戲,所以特意挑了一些給姬路同學和秀吉玩,真是沒白費平時省下飯錢也要買遊戲的心機,果然派用上場了。就這樣我們一玩就玩到了晚飯時間。

「有點肚子餓了呢。」

這種話怎好意思讓女孩子先說呢,所以作為唯一男生的我首先提出了晚飯的請求。

「對啊,想不到一玩就玩到這麼晚了哪」

「那麼就由我來弄晚餐吧!」

姬路同學興致勃勃說著。

「「不行!!」」

「怎麼了…?難得你們不想吃我的料理嗎?」

「怎會呢?老朽只是不想姬路同學太辛苦而已!」

「對!而且早餐也是姬路同學弄的,不如晚餐到外面吃吧!」

「好提議呢!」

「那麼好吧,今晚就到外面吃吧。」

看到我們如此興高采烈的說,姬路同學看起來也接受了我們的意見,用期待的語氣說著。

「現在的話明久的姊姊也該回來了吧?」

飯後,姬路同學說想買點東西所以就一起去了便利店,然後我和秀吉就在店外等候。

「嗯,剛剛已經和姊姊聯絡過了。」

「呼…那麼老朽也功成身退了哪,那麼我就先回去了。」

「欵?秀吉一個人回去不行啊!」

「怎麼了?還有事嗎?」

秀吉一臉愕然地問,這不是明擺著的嗎,女孩子怎可以在深夜一個人回家,要知讓姊姊我任由秀吉一個人回家一定會被毆打的。所以我一定要送秀吉回家,不過姬路同學還在便利店裡…

「明久同學不用擔心我的,這裡很近家我自己一個回去也沒有問題的!」

「喔是嗎……那麼我就送秀吉回家吧。」

「嗯就這樣辦吧。」

「慢著…!為什麼明久要送我回家,我自己一人也懂回去啊…」

「木下同學在說什麼呢,女生一個人回家很危險的啊!」

「就是啊,秀吉沒有危險意識這一點一直令我很頭痛呢…」

「明久你一直把老朽當成女生也讓我很頭痛啊……所以就說了我是男生所以沒問題的!」

「木下同學真是令人擔心呢,明久同學一定要安全的送他回家喔。」

「嗯,明白了!」

當我愉快地揮著手向善解人意的姬路同學道別後,我看到一臉無奈站著的秀吉。

「說真的哪明久…我真的一人回去也行……」

「走吧走吧。」

秀吉一定是不想麻煩我吧,可是這差事怎可能是麻煩事呢,能夠送秀吉回家真是高興也來不及啊。這樣想著我就推著秀吉向前走。

「明久這樣來回一定很晚才回到家吧。」

「我的姊姊會明白的,而且姬路會替我解釋了。」

「看來你們也相處不錯?」

「嗯,姬路同學很好相處,和姊姊也很合得來。」

「這樣啊……」

秀吉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失落,是錯覺嗎?可是秀吉臉上沒有特別的異樣,還是和平常一樣的淡定,可能我想太多了。

這之後我和秀吉一直沉默著,看來秀吉沒有說話的打算,我也不好說什麼了,不過難得和秀吉兩個人回家(平日秀吉參加社團活動所以晚放學),總想多聊一點啊。這樣說來,我還真的有點好奇下午的時候,秀吉和姬路同學兩人聊了什麼呢。

「對了,下午我睡著了的時候,你們在聊什麼?」

「欵…?為什麼突然說起這個?」

秀吉的語氣突然急促起來,因為夜間太暗看不清楚秀吉的表情,不過聽起來他很緊張?

「總是有點在意呢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如果秀吉不想說的話沒有問題的!」

果然女生還些事不想男生知道呢──

「不對明久你臉上寫著『果然女生還些事不想男生知道』吧?這樣一來老朽不說不行了吧?」

「不要介意啊秀吉醬,這點事我明白的。」

「明久你剛剛在我的名字後加了『醬』吧,看來老朽還是必須要說呢。」

秀吉激動地在我身邊嚷著,感覺這樣兩個人在路上慢步,然後打打鬧鬧的景象好像夢境一樣──

「其實哪….今天被姬路同學確定上次的傳言了。」

「就是和C班試召戰爭那時的造謠?」

「嗯,她說因為只有老朽沒有用廣播澄清事實,所以有點好奇……」

「啊這麼說來,秀吉的確沒有說啊…」

「然後我們一直聊到你醒來為止。」

「其實在你們聊到一半我就醒了…」

「啊?是這樣麼?」

「嗯,就是姬路同學問秀吉喜歡的人的時候。」

「嘛……姬路同學就是太執著了,老朽成為她情敵什麼的根本不可能啊。」

欵為什麼秀吉把頭轉過去了。

「對啊,秀吉怎可能會喜歡雄二。」

「不對,這時候的原因應該是『秀吉不可能喜歡男生』。而且就說為什麼會扯上雄二了?」

「……姬路同學不是喜歡雄二嗎?」雖然答應了姬路同學不會說的,不過無論如何也想確認一下,秀吉的話應該沒問題吧?

「……原來明久你一直是這樣認為哪。」

「什麼!?不是雄二嗎?那麼是誰!?」

「……我還是認為明久你不知道比較好。」

秀吉用著很堅定的語氣說著,而且頭也沒轉回來,難道他不想聊這話題?

那麼我就想想別的話題吧……

「秀吉上次說每天都會被男生告白的事,是真的嗎?」

「怎麼可能!從來沒有這樣的事!」

「秀吉一直都很辛苦呢──每天都要拒絕告白。」

「不對明久…就說沒那樣的事了。」

「而且每天還不同的男生,一定很煩人啊──。」

「慢著…明久你有在聽嗎?」

「那些傢伙……快點死就好了。」

「……雖然我知道你沒在聽,不過不得不說你眼神好可怕。」

剛才說的真是沒錯啊,秀吉太欠缺危機意識了,雖然他一直強調自己是個男生,可是這樣的謊話根本沒有人會相信吧,難道以為這樣就可以保護自己了嗎?哎這麼純真的秀吉也好可愛。

不過每天都有人告白的情況也有點出乎意料呢……雖然知道秀吉在男生中人氣很高,但想不到連附近學校也那麼多追求者……萬一當中有壞人就不得了。

「姬路同學給了我個建議。」

「是什麼?」

「她說只要老朽找個固定的對象,這樣來告白的人就會減少了。」

「真不愧是姬路同學啊,竟然想到這麼好的方法……慢著秀吉你要和誰……!?」

「這裡就是問題所在……雖然不是不能隨便找個,不過欺騙別人感情的事我是不會做的。」

秀吉當然不會做這樣的事,而且若秀吉隨便找個對象我也不會允許的!

「要是秀吉交往的話,我會毫不猶豫殺了對方……」

「……你這樣叫老朽說什麼才好?嘛……我也只是想想而已,一切維持原狀也很好。」

「對啊秀吉一直待在我身邊不就好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為什麼秀吉又把頭轉過去了,難道他肩膀痛?

看著秀吉房間的燈亮了我就邁步離開,都這個時間了,回去後一定會受到姊姊的盤問……希望姬路同學會替我求情吧。

END

 

這樣算是寫完了吧?感覺還可以寫得更多的說──一直完不了的感覺,寫著寫著感覺自己在寫明姬多於明秀(扶額),大概是想忠於原著,不想崩太多角色的關係,就保留明久對姬路少少的愛戀和妄想,結果和秀吉沒什麼進展呢。

嘛其實這篇只是想試一下手感,第一人稱和這種手法都是第一次寫,寫的方法和以前不同,之前總是覺得句子太長太煩瑣所以要刪減一點,可是這次即使是很長的句子也沒問題呢。

創作者介紹

My RuBbIsH BiN

君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